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wuyi

结构:外要寛 内要深 意为上 情为重;形式:诗为魂,画为衣,乐为骨,文为体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在郭庄的日子 张浩  

2013-04-27 11:29:28|  分类: 精选文章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

 

在郭庄的日子

 作者:  张浩

在郭庄的日子  张浩 - xcbwuyi6565 - wuyi 

上世纪七十年代初,一场“农业学大寨”运动席卷中国农村,郭庄大队在党支部书记郭宏杰的带领下,战天斗地学大寨,盐碱地上夺高产,成为安徽省农业学大寨的一面红旗,郭宏杰也以此荣升为中共中央委员、安徽省委书记、萧县县委第一书记。那时我在萧县西南边陲的祖楼大公社办公室工作。

初识郭宏杰

那是1974年初冬的一个下午,天上飘着雪花,一辆北京吉普车停在了祖楼公社门口,车上下来一位身着朴素干部模样的青年人,司机介绍说,这是宏杰书记,是来找纵书记谈谈工作的(纵书记就是时任祖楼公社党委书记的纵封学同志),当时纵书记下乡还没回来,我在办公室接待了郭宏杰书记,这是我平生第一次接触这么大的官,心里难免有些胆怯。他坐在办公桌前的椅子上和我聊了起来,问我的学历、出身、家庭情况、个人专长等等。虽是第一次见面,却啦的非常投机,我感到他没有官架子,非常平易近人,谈起话来很有亲切感。纵书记下乡回来,等他们谈完工作,天色已晚,挽留郭书记在这里吃晚饭,叫我到饭店去安排晚餐。那时祖楼镇就一家饭店,厨师把所有的菜都用上才搞了四个菜,包了水饺作主食,当时陪餐的只有人保组长。等他们吃完饭起身要走时,大家才知道这就是大名顶顶的郭宏杰书记,撵出去看看,吉普车一冒烟地跑开了。

时隔一个多月,县委组织部来电话要找纵封学书记,我喊来纵书记接完电话后,纵书记对我说,县里要调你到县委办公室工作,明天就先去报到。这消息在祖楼地区传开了,有的说,郭宏杰来祖楼一趟相中了张浩,把他提拨走了;有的说,张浩是宿城一中老三届,能写东西,叫郭宏杰要去当秘书啦,以后有升头;还有的说,张浩能去郭庄跟郭宏杰干,真是一步登天!这些舆论能是真的吗?我心里直犯嘀咕。到县委办公室报到后,时任办公室主任的丁同乐同志给我谈话,让我去驻郭庄,帮助住在那里的办公室吴主任写材料。

来到郭庄就住在大队部里,大队部很简陋,六间土墙草顶的堂屋一个小院,我和吴主任住在西头三间,东头三间就是郭宏杰书记的办公室,他每次回郭庄就在哪里办公、休息、召开大小队干部会议,有时还接待县里和外地来的领导。郭宏杰很喜欢竹子,他安排我们在院里栽些竹子、花草、种上蔬菜。我便从大队找来几位社员,跑到官桥山区刨了十几棵青竹,用小四轮拉来栽上,又用杀猪水浇了两遍,他们说,用杀猪水浇竹子,既容易活又长的旺。果然,后来大队部里半个院子都长满了常年翠绿的竹子,大有郑板桥“风竹图”的味道。在郭庄写材料可是一个辛苦的差事,省里、县里不管开什么会都要郭庄大队的经验材料,一会是青年在农业学大寨中发挥作用的经验,一会是民兵在学大寨中的经验,一会又是妇女在学大寨中的经验等等,特别是每年召开的全省农业学大寨会议,郭庄都要作重点经验介绍,调集省、地的写作班子吃住在郭庄,我这小萝卜头只能跟着抄写材料,他们修改一遍,我就抄一遍,熬一两个通霄夜是经常的事。郭宏杰对讲话稿要求非常高,他喜欢新观点,用排比句,一次讲话稿修改二遍三遍过不了关。只有到开会上台讲话了,这些写材料的才松口气休息。后来摸清了他的脾气,大家把讲话稿写好也不交给他,等到该开会了,他拿到讲话稿也来不及修改了。

当了一年社员

为了进一步了解郭庄,培养对郭庄的感情,郭宏杰让身边的工作人员分别下到各生产队当社员,参加集体生产劳动。我被派到郭庄三队去劳动锻炼。三队的队长、副队长都是种地老把式,朴实无华的老农民,可是不识字无文化,后来大队支部叫我任三队指导员,帮助三队领导班子做思想政治工作。郭庄每年都要搞一次年终总结,每个成年社员都要人人过关斗私批修。1975年底我参加了三队的年终总结活动,每天晚上七点半钟准时在队部开社员会,按照大队布置,先学习动员,自我斗私批修,然后互相帮助开展批评,最后又开展“全省学郭庄、郭庄怎么办”的大讨论。我第一次参加这样的活动,感到既新鲜又不理解,认为对于多数不识字的社员群众这样搞有必要吗?可是理解要执行,不理解也要执行啊,不然怎么增加对郭庄的感情呢!

每年的“三秋”、“四夏”是郭庄劳动强度最大的季节。特别是割麦插稻季节,生产队都开起大食堂,社员劳动军事化。1976年的麦收和插秧,我是和三队社员一起度过的,每天中午到大食堂和社员一起就餐,白面大卷随便吃,做的家常菜随便盛,另外还有稀饭、咸汤,那时外边都吃红芋干馍,很难见到白面馍,在郭庄能吃到白面大卷,还时常吃点肉,真感到幸福。每天早上四点钟就起床下地割麦,那时郭庄的麦子长的好,亩产都达一千多斤,一镰刀只能挖个小窝窝,和我一起割麦的铁姑娘马桂英,一人顶我俩,她割六陇,我割三陇,还赶不上她,经常给我“迎趟子”。这样我连干了一星期,手上磨的全是血泡泡。割完麦接着插秧种稻,那时郭庄为了改良盐碱地,全部实现了方字田水稻化,这叫“以水压碱”夺高产。插秧种稻原本是南方的活,我插秧还是头一次,不是栽的行不直就是秧子歪,社员看我很犯难,就叫我去运秧苗,这样一季下来,我手磨破了,脸晒黑了,身子瘦了几斤肉,有的同志开玩笑说,你脸晒黑了,心炼红了,感情和郭庄贴的更紧了。可是,郭书记却说,原来对他不太了解,谁知道他对郭庄感情到底怎样。

不管感情深不深,只要郭书记不开口,我还继续在三队锻炼。那就是参加“万里千车一亩田”改碱大会战。一入冬郭庄就组织几百辆平板车,到五、六里外的张山头去拉红土,来回一趟走六公里,满满一辆红土要有七、八百斤,一天要拉十多趟,我和铁姑娘队员晁月英一个车,我掌把她拉稍,后来她掌把我拉稍,一去空车时她还拉着我。一个月下来,我原来穿41码鞋,后来43码的鞋都穿不上了。在郭庄三队的每块土地上都留下了我的脚印,洒下了我的汗水,郭庄三队的社员说,象小张这样和我们一起脚踏实地干的人真少见!

学习班里“三大讲”

1976年毛主席逝世后,以华国锋为首的党中央一举粉碎了“四人邦”,郭宏杰成了“四人邦”体系里占有领导岗位的人。省、地、县向郭庄派来了工作组,郭庄成了“四人邦”的“重灾区”。我们这些住在郭庄的自然成了揭批“四人邦”的重点人,参加了揭批学习班。学习班纪律严明,不准请假,不准外出,不准乱串。听说我进了学习班,老家里纷纷传说,张浩跟郭宏杰干被关起来了。还有的说,张浩在郭庄出了大事啦等等。老母亲挂心的吃不下饭睡不着觉,煮了只老母鸡撵着大哥步行三十多里来看我,结果给门岗商议半天也没让进。大哥回到家只好给母亲撒了一个谎。学习班开始势头猛烈,今天这个人隔离审查,明天那个人隔离审查,搞的人人自危,有时一天开两次动员大会,要求深挖细找郭宏杰的问题,一批又一批的大标语、大字报贴满了学习班的大院。后来工作组又组织了批判队,说我是“知情者”,让我参加了批判队,今天批判这个隔离审查的,明天批判那个隔离审查的,批来批去除了大道理就是大道理,其实我根本不知道那些同志到底有什么问题。

学习班的后期是“三大讲”、“说清楚”。对跟错人、站错队、走错线的人视其情况,工作组确定我“三大讲”。要求挖思想根源,摆后果危害,讲今后改正措施。我以善于写作的专长,上纲上线,把“三大讲”材料写得很“深刻”完整,把自己批得狗血喷头,一下就过了关。这就样,我在揭批学习班里呆了十个多月,成了我一生中难忘的一页。

在我人生的历史长河中,郭庄是一个港口,本想在那里扬帆起航,却抛锚搁浅。凭着我对生活的热爱和人生的追求,操守着人格,又扬起了人生的航船。

 

   

  

 

在郭庄的日子  张浩 - xcbwuyi6565 - wuyi

 作者本人照片

 

 

在郭庄的日子  张浩 - xcbwuyi6565 - wuyi

 

 

   

 

在郭庄的日子  张浩 - xcbwuyi6565 - wuyi

 

   张浩,安徽萧县人,1948年10月出生在贫苦农民家庭。十二年寒窗,恰逢“文化大革命”,成了上山下乡的“老三届”。靠个人奋斗,从农村业余通讯员走上了工作岗位。历任萧县广播站编辑、萧县县委宣传部通讯干事、新闻科长,其间发表新闻作品数百篇。后任萧县文化局局长、卫生局局长、县委宣传部副部长(主持工作),其间发表文章数十篇。退居二线和退休后,坚持业余写作,调整、丰富生活,发表散文、随笔、评论、侧记等近百篇。现选编成册,取名《思语》,以飨读者。 

   现任萧县戏剧家协会主席的张浩,正在为发展和繁荣戏曲艺术发挥余热!

 

在郭庄的日子  张浩 - xcbwuyi6565 - wuyi

 

   

 

 

小提琴音乐

 

 

   

 

 

 

 

在郭庄的日子  张浩 - xcbwuyi6565 - wuyi

 

 

 

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44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