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wuyi

结构:外要寛 内要深 意为上 情为重;形式:诗为魂,画为衣,乐为骨,文为体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锦瑟年华谁执手——作者:周灵  

2013-09-30 14:37:32|  分类: 精选文章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   锦瑟年华谁执手

 作者:  周灵

游人如炽的西子湖畔,水光潋艳,烟雨迷蒙。我,是落入湖心的一滴晶莹雨,却禁不住红尘的繁华景致,幻化为一位叫小小的纤纤女子,水风袭来,轻扬春华。

乘车游人间天堂,阅尽尘世繁华。抬头却见那个叫阮郁的翩翩少年,明眸皓齿,风流俊雅。我欣喜不已。油壁车,青骢马,松下表同心。锦瑟年华,西泠也多情。

惜纷飞。侯门似海,不曾想阮郎的去一时,竟成陌路。曾经的欢爱一经浅薄,便成为一种讽剌和嘲弄,留给我的是无限悲情。

窗外虽无柳碧花浓,但风情亦在。乘车再游西湖,我心灰意冷,只想寄情于山水清新幽奇。只是微风轻启车帘,只一瞥,却恍惚又见那人。

此人名为鲍仁,并非阮郎。虽有英俊清秀之貌,却无家资之丰,甚羞于囊中。我看出他的落魄与困窘,遂停车与之相谈。

“入京应试,因家境贫寒,无法成行。”他的实言相告,让我倍添心酸。同是天涯沦落,虽然今时的我衣锦繁华,却注定烟雨的宿命,与其遭遇,何尝不是出自一辙?言谈中知道他身有绝世才华,心有鸿鹄之志,我心有定论:只要倾囊相助,日后定会功成名就。

“愿助百金之资,如何?”我的慷慨,他受宠若惊。弱弱的他不明白:一介寒士,何以得一位明艳女子的垂青?

抬脚迈上油壁车,与他相约于家中。远远看到人潮拥挤,车马盈门。王子公孙们身著华服,早已门外翘首以待,欲一睹我的芳容。你徒步走来,自知衣物粗陋,不免自惭形秽。我却不避嫌,抛王孙公子们与脑后,邀他舍中对饮长谈,尔后取出百金,执意赠送于他:“盼望先生努力,莫辜负了天地生才之良苦用意。”

他感激涕零:“千秋高义,反在闺帏。芳卿之情,铭记在心!待我有成之日,必叩谢恩人!”

我莞尔。有志之士必得贤名。只是,紫陌红尘,你,我,只是轻轻路过,片云无心。何况俗世交如浮云,情犹流水,以何真情厚谊?恩大于情。他欲说还休,终究现时的情境,令他无法再抒怀。

西湖的风,吹残。

花落花开,不管流年度。山水依旧,来年,西湖,又是一片柳红莺啼。

慵懒。即使门前依然门庭若市,络绎不绝。

西冷下,风吹雨。锦瑟年华谁与度?莫问情归处。红尘过于缱绻,不如归去,从此零落成湖心的一滴雨。

风过尘香,雨润西湖。远离红尘之外的我,远远看到那鲍士如约到来。

“人贵相知,贵乎知心”,他声俱泪下。白衣白冠,祭礼盈庭,哭声响彻了整个西湖,摇曳的波光撩开一湖动人的涟漪。

红尘之约。湖光山色,杏花春雨中,他终为我吟唱一首离别的歌。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87)| 评论(3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