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wuyi

结构:外要寛 内要深 意为上 情为重;形式:诗为魂,画为衣,乐为骨,文为体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炊烟 作者——张广友  

2015-11-26 19:46:15|  分类: 精选文章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    

炊烟

作者: 张广友

山水画家的墨下,炊烟是常见的,特别是描绘乡村生活的,更是少不了炊烟。我不懂作画,但每每看到这样的画作,就想问,当下的乡村还有炊烟吗?

炊烟是什么?从字意上讲是烧火做饭产生的烟,就是物质燃烧时产生的气体。从时间和空间说,是过去农村烧火做饭的一个景象,如今只能说炊烟是乡村生活的记忆。无论乡村大小,有了炊烟,才会有人家;有了人家,才会成村、成乡。我那小小的村庄,就是这样形成的。听说在几百年前,几户农家从北方迁来,垒起了锅灶,燃起了第一缕炊烟,从此时起三户五户的增加,成了村。我家是在一百多年前,由爷爷奶奶挑着我的父亲从十多里外的村搬到这个村的,住的是亲戚家,一住下来,三口人的家就飘起了炊烟,炊烟伴随着这个家,一口、两口、三口、四口人的增加,直到现在达到近百口。我回家看着那老宅子,想着已作古的爷爷奶奶、父亲、母亲,心里也飘起了炊烟。没有爷爷奶奶点燃的第一缕炊烟,哪 会有我们这些后生。烟火,象征着人丁兴旺,象征着发展进步。尽管,乡村的炊烟常因自然灾害、侵略战争以及人间争斗而时不时熄灭,但人是铁、饭是钢,一天不吃心就慌,天灾人祸过去,人总得活,日子总得过,要活命、要过日子,就得让炊烟飘起来。炊烟就象天上的云,虽有阴天,但晴天还是多的,晴天更能看到炊烟。

我对乡村的炊烟是记忆犹新的。上个世纪,即是到在世纪的末期,都能看到乡村的炊烟,家家户户,一到饭时,炊烟顺着烟囱直向上窜。那时候煤不够用,气又没有,家家户户的院子里都堆着燃材,或玉米秸、或豆子秸、或棉花秸、或树叶、或晒干的野草,凡能燃着的物质都会堆积起来。家家户户都有风箱,风箱就是吹风机,有了它,火光熊熊。炉子里火光红,锅子里山芋滚。在我家乡,因为离微山湖近,人们常常到湖里割芦苇,好的芦苇破开编席,苇叶苇根苇茬子就用来烧火。那时树叶常被扫得精光,庄稼杆都打成捆儿,就连红薯梗子也会成为炊烟的柴料。烧锅是门技术,会烧只会有清烟飘上空中,不会烧,飘出来的是滚滚的浓烟,还会把人的眼睛熏得睁不开。为了节省火柴,对着没灭的火星吹,吹得灰沫乱飞,或飞到脸上,或飞到炊台上,或把嘴巴鼻子都弄得灰气。我不会烧锅,总会把着得旺旺的火弄成小火,小火成了无火,无火成了火星,不得不再去用嘴吹,一吹就灰头灰脸的。一锅子红薯要煮一个多小时,烧掉一大堆柴料。烙煎饼也会造炊烟。烙一次煎饼需要一大捆豆秸、棉柴。豆秸、棉柴易燃灰少,烙煎饼的鏊子最喜欢这种火。我娘烙煎饼时我总跟着忙活,一会儿向鏊子底下塞把豆秸,一会儿塞几棵棉柴,一会儿用小木棍调调火。鏊子底下挤出来的吹烟很弱,缓缓地从地上向空中释放,好像汽车排出的尾气非常平和。而由风箱吹动的炉灶里释放的炊烟有一股直冲云霄的劲头,总是烟如浪推,飞速地冲到空中,像有卫星发射的推力。

炊烟不止是从炉灶里散出,田野里也常见炊烟。田野里的炊烟多是儿童们制造的。乡村的儿童放了学就会到地里干活,赶上忙收时节,田野是最好玩的地方。说好玩,也都是玩火玩烟。红薯长大了,扒出来,点着火就烤;豆子长熟了,火一点就燎;玉米长成了,掰下来就烧。烤红薯、烧玉米、燎豆子,红薯烤得半生不熟就吃,玉米烧得黑乎乎的,吃一口把嘴巴染得黢黑,大黄豆烧得又黑又糊,嚼起来咯崩咯崩响。烧烤都有炊烟,一股一股地向上飘着,烤、烧、吃,就是玩,就是乐,就是乡村孩子的相互交流。不过,这种带着炊烟的孩童时代的伙伴交流,至今都像在眼前。烧红薯时,我曾同伙伴争吃过;烤玉米时,也曾同伙伴比赛过;吃烤黄豆时,也曾和伙伴数过豆粒。现在想来觉得有点幼稚的事儿,却常常勾起童年的友情回忆。有时候和当时的伙伴说起这炊烟的事来,脸上都挂起喜悦和兴奋。

几十年过去了,走进乡村,无论是我的故乡,还是任何一个地方的乡村,我睁大眼睛扫描着炊烟,可就是不见炊烟来。吃着电饭煲里煲出的米饭还是没有柴火做的饭香,燃气灶炖制的菜肴总没有地锅子炖的味好,电烤箱里烤出来的馍比不上鏊子上烙出来的煎饼的味。每每看厂矿的烟囱直冲云天的黑烟,我就更想看乡村的炊烟。厂矿里的烟同乡村的炊烟不一样,味道不一样,带给人的心情也不一样。炊烟的味是带着草木根叶的味道,没有毒性,只有人性;烟囱里散出来的烟味是带着黑带着尘带着PM2.5的味道,有毒性,没有人性。当然了,乡村的炊烟不见了,也是一种社会进步,是人民生活水平质量提高的标志,现在有了煤、有了气、有了电,有了清洁能源,谁还想被烟熏火燎。偶尔在一些偏僻的地方看到炊烟,就有一种亲切感,顿时激起对炊烟的回忆。可是,星星点点的炊烟哟,你又能撑多久啊!

 

 联系:安徽省萧县人大常委会

  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1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