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wuyi

结构:外要寛 内要深 意为上 情为重;形式:诗为魂,画为衣,乐为骨,文为体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想起了班务会 作者——张广友  

2015-12-26 10:42:21|  分类: 精选文章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

想起了班务会 

张广友

大凡当过兵的人,都知道我军最小的会议是班务会。班务会,自然是以班为单位开的会。一个班少则7、8个人,多则上10个人。一般是一个星期开一次。会议内容也是班里的事,会议开法,是班长主持,战士都可以说话。我离开军营这么多年了,却常想起连队的班务会。

我是上个世纪初参军入伍的。我们部队是野战军炮兵,当我们坐了一夜的闷罐火车于天亮到达营房时,第一眼就看到一枚枚榴弹炮,一枚枚火箭炮,一枚枚排击炮,还有一辆辆战炮车、运输车。那时候,人们都向往当个炮兵,因为炮兵野营拉练时不用步行,而步兵就靠“11”号。应该说,炮兵的战术技术性强,要求文化要高点。炮兵里的技术含量在于要侦察、要计算、要通讯,侦察、计算、通讯都要求有一定的文化程度。我是个中学生,既没当上炮手,也没当上侦察兵、计算兵、无线电兵、有线电兵,却被分到了团汽车连当了一名汽车兵。汽车兵在那时也是令人羡慕的。既不要像步兵那样跑路,又还能学点技术。一个汽车兵要经过一年的专业训练,考试合格后,才能发给证书。然后在老兵的带领下,才能单独出车。我是汽车一班,班长是苏南人,兵早我四年,文化虽不高,但技术很好。他很会带新兵,出车一周后,都要开一次班务会。班务会上,班长主持说,这一周执行任务有哪些做的好,哪些做的不好,老兵、新兵都说说。我是跟班长一起出车的。班长是正司机,我是副司机。我的驾驶技术和完成任务的情况班长是清楚的。这周的班务会,班长点名要我先说,我说什么呢?班长启发我:你就谈谈处理驾驶途中发生问题的情况吧!班长的提示,使我有话可说了。我和班长奉命驾驶解放牌军车去滁东山区执行运输任务。那时路是石子路,山区伴丘陵,一高一低,汽车如同跳舞式行进。行至一低洼路处,路窄不足4米,路两侧长着高高的芦苇,突然一个不足10岁的女孩从我车的右前方横穿。我和班长同时踩下刹车,车停下,我的心快跳出来了,脸腊黄,腿发抖,下车后看到小女孩已躺在我的前右轮前,险些轧着她。我和班长把她拉出后抱起来,看看她皮肤没有伤处,问她有什么难受吗?她摇摇头。此时,她奶奶也从芦苇棵里出来,我们把情况向她说明后,提出是不是去医院作个检查?奶奶是个通情达理的老人,说,孩子没什么事,你们走吧!我们从津贴费里掏出20元钱给奶奶,叫她给小女孩买点好吃的。奶奶不肯收,我们丢下钱,开车就走了。晚上到了连队,我的心还是平静不下来,总是想着那惊险的一幕。

这周的班务会,我说了执行运输任务途中的这件突发事件。班长既没有批评我,还启发我思考如何避免再发生,要大家都发言。最后听了大家的发言,语重心长地说:“开车如同玩虎,既要胆大,又要心细。胆大是要求在战略上藐视‘老虎’,心细是要求在战术上重视‘老虎’”。他还说,小小方向盘里有哲学,这个哲学就是辩证法。小女孩突然出现,对我们来说看上去是偶然,实际上也有必然,如果我们车进入芦苇棵里的路道,格外放慢速度,又鸣喇叭,就会给小孩以提醒。你小心了,小孩又小心了,就不会出现惊险啦。吃一堑长一智,大家都从这件事吸取教训。从这次班务会后,我们开车真的更小心了,我们班成为安全行车班。

班务会就是谈心会,就是交心会,就是互帮互学会。我们班九个人,来自五省一市,有江苏、浙江、安徽、山东、江西、上海的。每个家里都有一本难念的经。每个战士的心里都有喜都有愁都有悲。那一年我的母亲去世了,我哥哥在福建前线炮兵师,当时他的部队正在执行任务,作为连队指导员的他,不能回家奔伤。我接到电报后,连指导员找我谈话,说连队马上要去野营拉练,你是共产党员,这次任务必须参加,你母亲去世了,按理应该回去,但现在只能服从部队任务了。我知道我母亲一生受尽病痛的折磨,年纪轻轻就患上肺病,缺医少药得不到治疗,缺吃少穿,拉扯我们兄弟和姐姐五个,为了国家送我和哥哥参军。如今已离我们而去了,我们却不能为她送终,这是我不能接受的。从连部回到班里,正好正在开班务会,班长知道我心里难受,推心置腹地说:你的心情我们班每个战友都理解,可是,为国不能两全,尽忠难以尽孝,是咱军人常常遇到的。你不能回去尽孝,咱班每个战友都愿意帮助你家,也都愿意为你的母亲尽孝,说罢,每个战友都掏出了10元钱,让我寄回去,表达我,还有我的战友的孝心。班务会上,我掉泪了,我深知,只有战友情深才能这样。

会是什么?会是聚合、会合。班务会是一种会合。我参加的会也不少,层次也很多,但能叫我终生不忘的还是我在部队里的班务会。它给我以温暖、给我以智慧、给我留下永远的记忆。

 

联系:安徽省萧县人大常委会

 

  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70)| 评论(1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