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wuyi

结构:外要寛 内要深 意为上 情为重;形式:诗为魂,画为衣,乐为骨,文为体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悦耳的叫卖声 作者——张广友  

2015-12-28 16:28:45|  分类: 精选文章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

 悦耳的叫卖声

张广友

卖,就是以货换钱,与“买”相对。唐代大诗人白居易在《卖炭翁》中写到“卖炭得钱何所营,身上衣裳口中食”。叫,就是鸣叫、喊叫,把“叫”和“卖”连起来,叫“叫卖”,由此发出声来,叫叫卖声。叫卖声,从声音之大小,声音之效果,又可分出大声叫卖,小声叫卖,还可分出悦耳的叫卖声和刺耳的叫卖声。我之所以对叫卖声如此感兴趣,当然是有原因的。

早在新中国成立前夕,我的爷爷就挑着货挑叫卖。卖什么呢?都是些农村常用的小东西,多是小孩子喜欢的玩意儿,什么弹弓,什么陀螺,什么溜溜弹,什么小鼓棒,还有鸡毛毽子等等。吃的货物有酥糖饼、三刀子、羊角蜜。爷爷挑着挑子,一边走,一边摇着乒乓鼓,一边叫卖着。时间长了,爷爷一到村头,人们一听到鼓声,就会有不少人走出来,或打着招呼:来了吗?或喊着问着:今天又带什么好玩的、好吃的。一天不码的走村串户叫卖,人们都管爷爷叫“叫卖大叔”“叫卖大爷”。直到解放后的头几年,爷爷都挑挑叫卖。后来爷爷年龄大了,货挑子就交到了我的父亲手里。

我的父亲,也是很有点商品经营意识的。早年开过“馍房”,每天蒸好大馍,挑着进城去卖。爷爷把杂货挑子交给了我父亲,父亲只好弃馍房而走村叫卖杂货了。我的父亲不识几个字,但脑子很好使,记忆力特强,进货、销货、什么货什么价,这一天卖了多少,能挣几个钱,他都装在脑子里。杂货挑子,挣不了几个钱,奔走叫卖一天,也就是挣个零花钱,可够称盐打油、供我哥上学的。最大的效益是在叫卖中扩大了我家的影响。左邻右舍的村庄,老少爷们都知道老张家父子为人厚道,小生意不挣钱,但人不黑,从不坑人。我曾问父亲,不挣多少钱,为什么还要天天去叫卖。父亲说,那年月,没有什么商店,杂货用品家家都会用的,小孩子又没有什么玩意儿,没地方买去,咱跑远路去进货,只要不亏本,等于给人做点好事。虽然没挣钱,咱落了个好名声。再后来,因为走村串户卖杂货也被定为“资本主义的苗”,不准卖了。老实巴结的父亲最听党的话,上级不叫卖,咱就不卖了。从此我家的杂货挑子就进了我家的“博物馆”。

我虽然知道我爷爷和我父亲都挑过杂货挑子,都走村串巷的叫卖过,但我真的没听到他们是怎么叫卖的。我听到的叫卖声,还是当下的叫卖声。当下的大城市,特别是城市繁华的地段,是不让叫卖的。的确不能叫卖,叫卖带来的是一种噪音污染。在小城市,特别是小县城、小城镇,市郊的地段,常常听到:“买香油了,醇香的香油”;“买豆腐了,上好的豆腐”;“买西瓜了,大红大红的西瓜”;“买香蕉了,芝麻香蕉可甜了”。在一个城郊小巷,我还听到这样的叫卖声:“买山芋、土豆粉丝了,都是山里、沙地里的,无公害的。”“买新鲜玉米棒、花生了,吃要吃鲜的,吃要吃环保。”还有卖穿戴玩用的东西的:“买布鞋了,全是手工的”;“买帽子手套了,全是手工织的”;“买羊毛线衣了,都是手织的”;“买牛肉羊肉了,都是山里喂大的”;“买鸡蛋了,都是小本鸡蛋。”我的家门正对着一小路,凡卖者都经过,只要卖者一叫唤,我就能听到,也能听懂。只不过他们都不是挑挑子来的,而是开着三轮车来的。因为听多了,识音了识人了,只要听到音,就知道是卖什么的来了。这些叫卖声,可以说各具特色,有高音、中音、还有低音。有呼叫音,还有叫唱音。有男音也有女音。有老人音也有中年壮年青年少年音。有本土音也有外乡音。但不管什么音,我都喜欢听,因为他们的声音悦耳,他们的声音亲切,他们的声音给人一种社会宽松、生活自由、幸福愉快的感觉。这样在街头叫卖,在计划经济时期是听不到的。这是市场经济条件下才会有的声音。虽然他们的声音时而会搅乱人们生活的安静,但他们送货进城、进街、进巷、进户,不也是对大商业销售的一种补充,不也给人们带来方便吗?可以称得上自由的“物流者”。

说到卖,我不能不想到《卖火柴的小女孩》,不能不想到《卖炭翁》,又不能不想到当下各种各样的商品广告。从视频到网络,从中央媒体到地方媒体,从卖生产用品到卖生活用品,从卖吃的穿的到卖药品玩品,从卖成年人用品到卖儿童用品,从卖国产品到卖外国商品,五花八门,让人眼花缭乱;种类繁多,让人不识好劣;真真假假,让人难以辨识。外国的、古时的叫卖声,是一种物质产品销售的历史记忆,谁也弄不清是不是真有卖火柴的小女孩在街头叫卖;谁也弄不清《卖炭翁》是真是假。但是我所记述的杂货挑子是真的,是对一个时代的回忆。时下的商品广告是一种商品销售的手段,说明现在不是卖方的天下,而是买方的天下,是“物以多为贱”的时代,不是“物以稀为贵”了。如此销售难,也就需要大叫大喊大做广告。王婆卖瓜,会叫会夸。无论广告做的多么诱人,都也是一种“叫卖”,不过是叫卖到了网上,影视上,叫卖到了手机上、电脑上。叫卖的词一个比一个精彩迷人引人;叫卖的音一个比一个悦耳动人;叫卖的面一个比一个宽大,但我总觉得还是街头的叫卖声悦耳、可信,见人见物,买的放心。

写到这里准备收笔,忽听“卖破烂、卖旧家电、卖辫子、卖……”的叫买声,此声一出,我的笔不能收了,叫买和叫卖,发出的声音是一种声音,一种市场经济的声音,一种生产生活和谐的声音。买卖声往往是我国乃至世界经济的晴雨表。有一段时间不听买卖声,我有些纳闷,没几天听到了如此熟悉的收破烂、收旧家电的声音。一问方知,前段时间经济出现不景气,废旧产品没人问津,现在经济又抬头了,回收的废品又有人要了。我听着想着买卖声,想到买卖声中有经济学。有经济学大家写了一本《身边的经济学》,说的都是日常生活经济小事,可小中见大。听叫买声和听叫卖声,都从中可以学到一些经济学常识,难怪古人说“处处留心皆学问”。由此,我感谢悦耳的买卖声。

联系:安徽省萧县人大常委会

  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38)| 评论(1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