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wuyi

结构:外要寛 内要深 意为上 情为重;形式:诗为魂,画为衣,乐为骨,文为体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赶集赶会那些事 作者——张广友  

2016-01-01 18:21:18|  分类: 精选文章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

赶集赶回那些事

张广友

“集”,顾名思义指聚集、汇合。此字最早出现在《诗经·周南·葛覃》中,有言为证:“黄鸟于飞,集于灌木。”“赶”字呢?“赶”是行走,我记得《三国演义》第一O四回中有这样的句子:“司马懿奔走了五十余里,背后两员魏将赶上”。意思很明了。“赶”和“集”组合成“赶集”,就是我国较早形成的商品交易活动。此活动至今还在不少城乡开展着。“赶会”是什么呢?赶会实际上也是一种物资交流活动。会,是聚会,还常指一地方和一事物的名称,例省会、都会、宴会等。

赶集、赶会对于年长者不陌生,而对于年轻人似乎有点不知根底了。也难怪,时下的年轻人购物多是在互联网上,再就是超市、商场。赶集、赶会的多是年长者。我观察了几个地方的集市,真的大不如前。人少了,年轻人更少了;物少了,大多是农产品了;时短了,多是早晨了。再从物品看,直供的商品少了,有农民赶早集肩挑手提车载点农产品,不长时间就被菜贩子接去了。卖菜的摊位基本也是固定的。我住的地方距集市很近,几乎每天从集市上走一走,所看到的景象同我少年时期随父赶集看到的大不一样。那时候的集市多是农民直供,没有“菜贩子”、“鱼贩子”。那时候的商品比较单调,蔬菜就是白菜、萝卜等,不像现在各色各样的蔬菜供挑选。鱼市肉市也很单调。但是人气很旺,无论大集小集、长集短集,卖的买的把大街小巷挤得满满的人虽然多,但丢下的垃圾不多,那时候的买、卖人不舍得择菜,不像时下买菜人把大白菜剥的几乎见了芯,更不可能一车菜卖完丢下一大堆白菜绑子无人捡拾。也可能出自对农民的一种感情,我买菜从不讲价,说多少就是多少;从不择菜,不忍心把那可食的菜叶丢到地上。

赶会,对我来说还是少的,小时候家境贫寒,买不起会上的东西,也就远离了。唯有一次,随父亲赶会。那会很大。会设在一个古镇上,每年的秋冬季节(记不清是什么日子了),方圆近百里都来赶会。那会真好,人多如海,远远望去,黑压压的;物多品全,卖菜的、卖鱼的、卖肉的、卖鸡的、卖蛋的在一个市场,鸡鸣鱼跃,好不热闹。卖板凳、卖桌椅、卖床铺、卖各种木制品的一个市场,各色各样。卖服装的更是齐全,有棉衣、有鞋帽、有袜子、有线衣。鞋子还有时下看不到的就是茅窝。所谓茅窝,就是用芦花织成的鞋子,此鞋虽不多洋气,却很保暖,过雪地都穿它。至于那些杂品就更多了,吃的喝的,玩的乐的,还有借赶会相亲的。我记得我的堂哥就是赶会时和堂嫂见面的。我和父亲挤在赶会的人流中,从东头到西头,从南头到北头,花了大半天时间。也可能父亲想到带着我赶了快一天的会,不买点啥让我不悦,走到一个卖手套的地方,给我买了一双线织的白手套。我说不要买,父亲说,买,你冬天写字冻手,戴上它能写好字。我知道,父亲手头也只够买双手套的钱。我戴上手套,跟在父亲背后,离开了会场。到家就对娘谝,爹给我买手套了。娘看我高兴的样子,说:有手套戴了,可要好好上学,把字写工整些。那情景已过去了几十年了,可想起来,还是不能自己的掉下泪来。

自古就是商贾之地的萧县龙城,多少年来有一古会。这古会因为是在阴历10月25-30日,故称龙城“十月古会”。因为这个会是商品交流大会,以前主要是以交流服装,特别是“棉袄”之类,故又称为“袄会”。我对这个交流大会是情有独钟的。那些年我在县政府担任财贸副县长,商贸流通不能不办好“十月古会”,所以每到10月,就成立“龙城古会指挥部”,我担任指挥长。指挥部主要是加强对古会的指导、服务,尤其是保证外来商家的安全。也可能因为那些年还没有物流业,更没有网购等,“十月古会”总是热闹的很,人多如潮,拥挤不堪。作为政府最担心发生事故,所以公安、城管、工商、物价、商务、文化等部门都参与其中。后来,随着城市文明建设的需要,“十月古会”地址挪到宽敞较偏的地方,但依然没减赶会人的热情。近几年“十月古会”依旧举办,不过外来的商家见少,听说是物流、网购之影响。但是,时下的“十月古会”商品更杂了,文化市场几乎成了主市,卖字画的、卖石头的、卖玉品的,还有各种各样的收藏品。这种市场主导取代了“服装市场”,不是坏事,也不异常。各种各样的购买方式,随时随地都可以买到所需要的商品,人们就不想再去“挤会”了。况且,城乡的青年人多是在外求学、务工,在城在乡守着的多是年长者了,消费群体的变化也使“古会”不能如前了。

赶集、赶会,曾经是国人商品交流的重要方式,如今变了。变的不是赶集赶会而是赶超市,赶网购。“集”和“会”的命运将是怎样?我敢预测还会静悄悄的改变着模样,这模样或者更诱人。至于会不会消亡,只有一个字:看。我已经看到不少地方的集市已经办不下去了,自生自灭了。不少地方的古会,也由冷变无了。社会在发展,商品流通方式在改变,“赶集”“赶会”也许会在不久的将来成为历史。

联系:安徽省萧县人大常委会

  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10)| 评论(1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