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wuyi

结构:外要寛 内要深 意为上 情为重;形式:诗为魂,画为衣,乐为骨,文为体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针线包 作者——张广友  

2015-12-05 15:47:38|  分类: 精选文章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
针 线 包

作者:张广友 

凡当过兵的人都知道“针线包”。“针线包”是随着服装一同配发给官兵的。针线包不大,一个小包,有针有线。配针线包就是让官兵自己缝补毁损了的衣裤,更重要的是让官兵保持艰苦朴素的生活作风。

我当兵时的针线包至今还保留着,同时保留着的还有黄绿色军挎包、绿水壶、军用鞋、军官帽、黄大衣、黄军装以及被包袋、皮腰袋。前些日子翻出来看看,看到哪一件,都会想到那其中的故事。针线包,是压在箱子底层的,翻出来一看,一个红包包,一卷黄色线,一扎小铁针。小小针线包,伴随我军队生活10多年,从战士到军官,从军营到农家,从城市到山区,一卷线用了一半,这一半线让我想起我补过的军装,补过的袜子,补过的衬衣,缝过的黄被子。这还是当战士的时候,连队进行队列训练,一不小心我的军裤撕破了一道口子,露出了膝盖,不缝起来就不能再上训练场。怎么缝?从没拿过针的我犯愁了。老班长看出了我的愁态,走过来说,不会缝吗?我教你。老班长拿起针将线穿进了针眼。在线尾部系了个疙瘩,然后一针针地帮我缝裤子。我看着老班长给我缝军裤,不好意思地说,班长还是我来缝吧。班长说:好,你学着缝,我看学会吗?我接过针线,顺着班长的线路一针一针地缝下去,不一会儿,裤子缝好了。紧接着听到的是集合训练的号音。我穿起缝好的军裤向训练场跑去。

从那以后,不论弄破了什么,我都能自己缝了。黄军被拆洗后,我把被面子平铺在连部的乒乓球桌子上,然后再把被套铺好,一针一线地缝好。盖着自己拆洗缝好的黄军被,心里觉得快乎,又觉得自己真的长大了。没当兵前这针线活都是母亲的,当兵后,自己学会了针线活,自己觉得自己进步了。拿起针线后,不管是缝军装,还是缝衬衣、袜子,总有一种纯朴的心理在滋生。想到人的生活就是这样,衣服破了补一补、缝一缝照样穿,不去补、不去缝丢了就浪费了,浪费了就可惜了。缝补衣服的那一刻,也常常想起母亲的形象。那时候,我考上了县城的第一中学,需要带被褥,劳累了一天的母亲,在煤油灯下,戴着老花镜,线总是穿不到针孔里,说:把线穿一下。我接过针线,麻利地穿上了线。母亲接过针线,一针一线地缝着被子,嘴里还叮嘱着:被子薄,又短,睡觉时别登开了,登开了会冻着的。到县城上学了,离开家了,要好好地学,听老师的话,和同学们处好。我看着疲惫的母亲,看着母亲那双冻得裂出几个口子的手,看着母亲那双老花眼,认真地听着母亲的话,那时虽然还不知道“慈母手中线,游子身上衣”这句话,却在心里暗下决心,我一定好好上学,长大了报答母亲的养育之恩。可惜可怜我的母亲没能等到我的报恩之日,就在我穿着军装的日子里,离我而去了。更叫我遗憾终生的是,我没能为母亲送终,只为国家尽忠。

针线包是个小东西,却总是惹出让我终生不能忘怀的大事来。那是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初期,我们部队到皖东山区野营拉练。从营房到山区,日夜行军两天两夜到了一个小山村住了下来。我们班住在一个军属家里,军属妈妈也有快七十岁了,她有两个儿子在部队服股,其中一个在保卫边防的战斗中牺牲,还有一个在部队当连级干部。看到我们一张张娃娃脸,她先是笑得合不拢嘴,不一会,她不笑了,她哭了,她说她想儿子啦。看到老人家的那种难过的样子,我们心里也都想起了家,想起了自己的爹娘。连长走过来,手握着老妈妈,说:我们都是您的儿子。老妈妈擦干了泪水,说:孩子们,不哭了,你们都是我的孩子,这里就是你们的家。住了两天之后,战士小杨的军上衣被山里的树枝刮破了,漏出了浅黄的内衣。老妈妈看到后,拿过来就缝,小杨说:‘妈妈’,我会缝,您看我们都有针线包。‘妈妈’说,你缝不好,我给你缝。我们几个战士依偎在‘妈妈’身边,看着‘妈妈’缝着,忽然,小杨哭了,还说:‘妈妈’,您就是我的亲妈妈。我在家里都是妈妈给我缝,今天您给我缝,您就是我妈妈。小杨的一声‘妈妈’,把我们几个都喊哭了,异口同声地呼唤:‘妈妈’!是啊!常守着妈妈身边,并不知道妈妈的真正内涵,一旦离开妈妈,才知道妈妈是什么。一旦失去了妈妈,才知道进家有个妈喊是多么幸福。我就是这样,自从我的妈妈离我们兄弟姐妹以后,我们的心里就空荡荡了,走进家乡,也有一种凄凉上心头,因为只有对着爹娘的坟头痛哭了。

如今生活好了,补丁衣服已很少看到了,可针线包我还是珍藏在我军营生活的记忆里,珍藏在我朴素生活的心田里。针线包也许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,不再有什么存在的必要,但我认为针线包的精神还是不能丢的。前不久,我在一座城市的街头看到一道不同的风景,沿着街道旁,排了长长的一队姐妹,姐妹坐着小板凳,面前立着一个小招牌:缝补衣服。姐妹的前边都有一些男女拿着衣服叫姐妹们缝补,缝补的都是手工,每个人都有一个针线包。我感到好奇,也走上去凑份子,看人家补衣服。我问姐妹们,怎么想起做这?她们说,手工缝补衣服,人们喜欢,再说坏了的衣服仔细缝补下照样可穿。是不错,我看她们的手艺真好,针线在她们手上灵活得很,线很细,针很小,缝出的效果真好,丝毫看不出是补过的,我夸她们的手艺好,她们说的也好:针线活是咱们国家的专利,咱不能丢呀!此话,又给我上了一课,添了新的知识,小小针线活,也是非物质文化遗产吧。

联系:安徽省萧县人大常委会

 

  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72)| 评论(2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