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wuyi

结构:外要寛 内要深 意为上 情为重;形式:诗为魂,画为衣,乐为骨,文为体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我们这些武装到牙齿的特种兵,唯一不敢打的就是大自然|造就  

2017-05-18 18:09:51|  分类: 精选文章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吴鑫磊:我们这些武装到牙齿的特种兵,唯一不敢打的就是大自然|造就
造就Talk  2017-05-02 13:26:30 举报
阅读数:27244


我们这些武装到牙齿的特种兵,唯一不敢打的就是大自然|造就 - xcbwuyi6565 - wuyi

 

造就第176位讲者:吴鑫磊

前法国外籍军团特种兵

军武大本营节目策划


  我曾是一名军人,比较特殊的是,我曾是一名法国的军人,隶属于法国第十一空降师、第二外籍空降兵团。并且,我还是第一个成功进入法国伞兵突击队(特种部队)的中国人。我这次要给大家讲的是,从比利牛斯山到撒哈拉沙漠,特种兵如何野外生存?

  请大家先看两张图片。这两张图中的特种兵们拿着的枪械、搭乘的直升机载具和器材,价值至少好几亿人民币,为什么国家要花这么多钱来武装这些特种兵呢?

两个字:生存。

  如果特种兵能够很好地在战场中生存下去,他们就会为国家争得很多利益。

比利牛斯山

  我在法国服役十年,去过很多地方,从比利牛斯山到地中海、红海,再到撒哈拉大沙漠。我的故事从比利牛斯山说起。2006年,我刚入外籍军团不久,眼看四个月的新兵训练就要结束了,当时还正高兴,结果就突然被连队拉去了比利牛斯。

  大家都说比利牛斯是个度假的好地方,的确我们那次去也是度假,只不过度假的内容是探洞、漂流、急流勇进、攀岩、武装行军等等,连队是不会让我们轻松过日子的。

  那时候,虽然说眼睛在天堂,但身体却始终在地狱。

  最后两天,连长突发奇想地告诉我们,走,带你们去看看远处那两座最高的山。当时我们都是新兵,没有多少经验,白天穿越各种溪流山谷,鞋子全被打湿,脚上结起一层又一层血泡,再加上背包很重,衣服也全被汗水浸透。 即便如此,那次行程给我留下的最深印象,既不是周围漂亮的风景,也不是吃苦,而是一天夜晚发生的事情。

有天夜晚,我们凌晨三点才到达目的地,当连长下令说安营扎寨,所有的新兵都在一瞬间全钻到了睡袋里。第二天天亮我们还要接着赶路,只剩两个多小时来睡觉。

  为了补充体力,我随手拿出一个军用罐头,打开之后,狼吞虎咽地吃了几口,也不知道吃没吃干净,就把罐头放在我的旁边,倒头便睡。

  我这个做法差点给我招来杀身之祸。

  半夜我被惊醒,感到脸上有东西在动,我大喊一声,坐了起来,看见一只动物正在旁边吃我那盒罐头。当然我把它吓跑了,但是后面的两个小时,我是怎么也睡不着了。

  出发之前,连长告诉我们,比利牛斯山是有熊的。如果当时偷吃我食物的是只小熊,我要再埋头睡去,待会儿他把他的爸爸妈妈带过来,我该怎么办? 所以说从那一晚、那一秒起,我就知道在野外露营随便乱扔东西是不科学的。

科西嘉岛

  我要讲的第二个故事也跟野生动物有关。这个故事发生在科西嘉岛,科西嘉是拿破仑的老家,地中海上一座非常漂亮的小岛,每年都会接待无数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。

  科西嘉的土特产除了果酱还有香肠,那里的香肠很特殊,是用野猪肉做的。因为科西嘉的自然生态环境非常好,所以经常会有一些野猪四处横行。

  我为什么说到野猪肉?上一个故事已经讲到了,食物可以引来野生动物,那我这个故事要讲,食物也可以用来诱捕野生动物。

   2007年,我去了科西嘉南方的一个训练中心,那是一座被遗弃的小村落,到处都是残垣断壁,在那里我们要进行为期一周的封闭式训练——城市作战。

  白天,我们进行各种攻坚战斗,终于把那座小村抢了下来;晚上,我们不能睡觉,因为被打走的敌人随时还会回来。就这样僵持了一个星期,我们被敌人全包围住了,到了最后一晚,我们几乎处于弹尽粮绝的状态。

  其实在头三天里,我们就非常饥饿。因为军粮只能提供一部分的能量,其他的能量比如说新鲜的蔬菜、水果、肉食我们是没有的,只吃军粮导致我们非常的疲乏,哪怕在晚上伏击的时候也会睡着。

  最后一天晚上,我几乎要担心明天最后的战斗要怎么打。我是不是会被饿死,是不是要自己举起双手,说,你给我点东西,我就投降。正当我犯愁、纳闷的时候,一个老士官走来,把躲在阴沟里的我和其他两个士兵给叫醒了,他说,带上刀跟我走,有东西吃。然后我就特别兴奋,还非常地纳闷,到底吃什么东西?他带我们走,一直走到一堆垃圾旁。看到那个垃圾堆,我才想起,这不就是老士官从第一天起,就让我们把吃剩的食物、不喜欢吃的东西按时堆放的地方吗。

  当时我还以为仅仅是为了我们的个人卫生,这样我们躲在阴沟里的时候,不用和老鼠、苍蝇一块混日子。到那一天,走到垃圾堆后面,看到老士官拖出一条刚被打死的野猪时,我才恍然大悟,原来老士官是别有用心的。

  我和其他人非常惊奇地问老士官,为什么第一天不打死几只野猪?这样也省得我们每天担惊受怕,担心会饿死。老士官告诉我们,不是他不想打,而是因为公猪一直都没有来。他说在他搞训练的这片地上,如果有人敢打母猪和小猪,他会就地把这人给枪决了。然后他非常诙谐地跟我们说,如果你们把母猪和小猪都给吃光了,那我下次再带人来训练要吃什么?耗子吗?

  这个故事能够使我真正地认识到,欧洲人的环保意识,其实并不是建立在保护环境的基础上,而是为了让自己生存下去而去维持生态。

  前面这两个故事和特种部队无关,第三个故事稍微有一点点关系。

非洲吉布提

  2008年,我又跟着这支城市作战连去了非洲吉布提,在红海旁边。中国现在也在那里有一个海军基地,但当时还没建成。

  去到那里时,我只有两年多的服役期,和我同去的那些新兵,也都基本上没有什么在非洲的生存经验。

   那些来自世界各地的年轻人,有的人来自巴西,做过缉毒警察;有的人来自俄罗斯,打过车臣战争,基本上所有的人都身材高大、身强力壮、长相英俊,都是法国精挑细选的。

  在那里,我们这群年轻人由一个正规军的老士官负责,他教我们怎样在非洲的这一片沙漠上生存。我们很不服气,想看看这个大概三、四十岁,走两步就会中暑的老士官究竟能教给我们什么?

  这个老士官在第一天上午,给我们讲了很多制作陷阱、捕猎的技巧。由于我们都对他很不服气,没人在乎他给我们讲的那些技巧,到底用在什么地方,或者怎么用,我们都在他讲完课后,迫不及待地东奔西走。有的人爬上了像火山岩石一样的石头山去找树,那上面当然没有;有的人跑到海边试图找一点贝壳,但红海的海边你是基本上捡不到贝壳的;海水你也下不去,因为那里面有鲨鱼且水温极高。

  最后,有人幸运地捡到一根铁丝,有人捡到一些埋在沙土已干枯的树杈,还有人利用自己军粮的罐头盒来制作陷阱,但这太浪费食物了。我们忙活了一下午,爬高山的人浑身是汗地回来了,他浪费了大量的水;而那些刨坑,用木桩做钉子,准备给动物做陷阱的人,也都被晒的浑身冒油,我们都折腾了一整天。

  老士官说,你们从现在开始可以休息了,明早咱们起来看结果。晚上睡觉的时候,所有人都基本上没睡好,时不时地就坐起来看看陷阱,拿出夜视仪来看看有没有动物,但一晚上都没有任何动静,然后人累了就睡着了。

  第二天早上天一亮,我们就迫不及待地跑去看有没有动物。但结果是,不但陷进里没有动物,里面的干粮也都被吃光了,我们又生气又纳闷。

  在第二天开课时,就有很多人问老士官,到底是怎么回事?你教我们的做陷阱的技术真的不好,还不如我们以前在生存手册上看到的东西好。

  老士官说是,那些英国人教你们的陷进制作办法,和法国人教你们的是一样的。只不过你们是第一次来这里,你们不了解这个地方的物种。法国的山羊那么大,而这里的山羊那么小,你做了一个这么大的圈去套它的脖子,你能套得住吗?它可以轻松地把头伸进去,吃完东西再走掉。

  从那天上午开始,我们就不得不去认真地听那个老士官讲的每一句话,因为没有办法,不这么做我们就会饿死。而那一个星期学下来,我们才发现,他教的东西虽然在普通教科书上都能找得到,但最主要也是我们最应该学的,是生存的理念而不是技术。

  如果我们不去爬高山、找木棍,我们就不会浪费大量的水,也不会流大量的汗。即使我们能过滤海水,我们也过滤不了海水里的矿物质,喝了一样会拉肚子,而拉肚子就会脱更多的水。

生存的理念不是全凭我们肌肉发达、头脑聪明、技术高超就可以去和大自然做对抗的。首先你要适应情况,然后找到一个很小的缝隙,在那里去发挥你的技术、聪明才智,运用你的力量去生存。

第三个故事和特种部队稍微有点关系,是因为一般情况下,在生存学校,在生存学校或者突击队员学校里面任教的这些老士官,往往都是特种部队退役的。

撒哈拉沙漠

  第四个我要讲的故事,是我在特种部队服役时的亲身经历。

  2014年,我去了撒哈拉大沙漠,在马里。马里的空气温度43度,地表温度70度。当时是6月的一个晚上,我们乘坐的飞机在离目标地还有20多公里的地方,把我们从四千米的高空扔下去。我们靠着降落伞、指北针、GPS,按照预定的路线,飘到二十多公里外的一片沙漠上,落在沙漠的中心。指挥官要求我们这样做,是为了避免我们的行军路线被敌人发现。否则他们可以根据我们的脚印,推算出我们有多少人、背了多少东西等等。

  我们到达目的地后的任务是进行五天五夜的侦查,我们带有大量的卫星天线、照相机、计算机、电池等等,所有在五天内从这里经过的东西,只要是移动的,全部要拍下来。因为天上的无人机只能拍出物体的轮廓,拍不出物体的实质。

  但在那片沙漠,那么高的温度我们肯定是待不下去的。那么,五天五夜我们是怎么待的?

  我们找到几棵基本接近于枯萎的树,那都是像针刺一样没有叶子的树,但树都有个三五米高,面积差不多五六七平方,这样会稍微有点阴影。我们躲在树荫里,要不然真的会被烤死。太热了!

  我们之所以这样做是为了生存,为了保存自己的体力,为了不让自己的体液过分流失。但是我们知道,当地的那些生物,他们也和我们的想法一样。

  就比如说,途中我们看到一只奇怪的银色的蚂蚁,就像一滴水银在沙子上滚动。这种蚂蚁咬人非常痛,它非常聪明,不仅会咬人,还可以反射太阳的热辐射。在树的下面就有很多这样的蚂蚁巢穴。

如果我们想避开蚂蚁,我们就要跑到太阳下面;如果我们想躲在树荫里,我们就要与这些蚂蚁为伍。打死一只野猪容易,但是每天让一个特种兵打死两万只蚂蚁,精神肯定会分裂的,我肯定做不到。那我们是怎样做到五天五夜趴在那里,拿个照相机完成任务的?就是我们不去和这些蚂蚁对抗。白天的时候,我们除了工作什么都不干,并且尽量不要吃东西。因为在沙漠地区,食物不是最主要的,主要是喝水。

  然后到了晚上,这些蚂蚁基本上不太活跃的时候,我们才开始吃东西,到一边去吃。因为晚上的时候,没有太阳了,我们可以离开树了,到哪儿去都行。我们去一边吃,吃完东西之后把垃圾封存起来,然后再把垃圾放到很远的另外一个固定的地方,包括大小便也是一样,都有固定的地方。

  白天的时候,你能看到的蚂蚁、人、昆虫、还有一些蜘蛛共处在一起。有人趴着、有人躺着,趴着的是正在工作拍照,躺着的是正在休息。蚂蚁从我们身上爬来爬去,就像我们看到的汽车从山上过一样。他们不会咬我们,但如果我们碰到他们,或者啪的打一下时,你有可能会被咬几下,甚至还有一些会钻到你的衣服里。还有,它们会在我们流汗有盐粒的时候找过来,但如果你不去打它,它就把你身上的盐粒给搬走,而不会去咬你。

  所以说顺应了自然之后,我们才能和这些生物为伍,而这些生物才不会去骚扰我们的工作。

  刚才说到了一点,就是我们大小便、我们的垃圾都埋在了很远的地方。那五天五夜之后我们要撤了,临走之前,所有的人都把垃圾全部收了起来,装到装甲车里带走了。

  有没有人想问我,为什么我们要这样做?干嘛不留在那儿?大沙漠,无所谓嘛。我们这样做,不是为了环保,真不是为了环保,还是为了自己的安全。想想看,我们把坑挖得再深,能挖多深?一阵巨大的沙尘暴过去之后,是不是这些垃圾全部都暴露出来了。这些垃圾被吹散之后,它的散布面积可达到几平方公里。也就是说,只要在几平方公里内有一辆摩托车从那经过,就知道这个地方曾经有法国兵待过。因为那些垃圾全都是法国的军用口粮,那我的下一批战友再来这个地方,或者再到其他类似的地方执行任务时,迎接他们的会是什么呢?一个埋伏圈、一场伏击,被打得干脆利落,法国人全部被消灭,恐怖分子举着枪在那高呼,还说感谢你们上一批战友给我们提供了线索。

  故事讲到这里我基本上讲完了。我只想说,我们这些武装到牙齿的特种兵,让我们去战场执行任务,敌人、野猪,谁我们都敢打,但是唯一不敢打的就是大自然。

  我们永远对抗不了它、打不过它,还是刚才的那句话,如果我们摸清了自然的规律,找到那个空隙,在那个空隙里发挥你的各方面能力,你会生存得很好。我们的老祖宗从猿人的时候就一直在延续这种技能。

谢谢大家!?????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5)| 评论(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