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wuyi

结构:外要寛 内要深 意为上 情为重;形式:诗为魂,画为衣,乐为骨,文为体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碧海蓝天草芬芳(二)  

2017-05-22 18:24:32|  分类: 精选文章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
     
     


 碧海蓝天草芬芳(二)

作者:吴鑫磊
   作者简介:吴鑫磊,男、1981年生,安徽宿州市人。曾中国人民解放军北京军区侦察兵,前法国外籍军团特种兵,军武大本营策划,微博运动自媒体。
   新浪微博:更精彩的内容......
http://weibo.com/p/1005056076620529/homefrom=page_100505&mod=TAB&is_all=1#place

  本文为作者亲身经历,且分段而写,感人甚深,推荐阅读

  
在那种地方,我们救的人实际上比打倒的人多。       有时候连敌人都救......      
   你看着一个十六七岁或二十岁刚出头的、血肉方刚的年轻人倒在地上……
   其实他们眼里根本没有什么信仰和仇恨,只是因为无知与可怜。......他们不知道怎样做才能更好的活下去,被饿死?被渴死?拿起武器,也许只为了能得到一口饭吃,一种动物的、最原始的动机,一个“人”的、最起码的尊严……      

   北非许多地方地处沙漠,大自然已经剥夺了他们的一切,除了靠枪杆子走私或争夺有水源和食物的居民地外,他们还能怎样获得更好地生存?      
   这里也没有所谓的杀戮,只是武装冲突中终究会伤到无辜的平民百姓。而这些问题不是反恐能够彻底解决的,必须要有就业和学校。但,贫瘠的沙漠上哪里会有就业? 饭都吃不到哪里会有学校?这就是为什么极端主义总是在人类生活最疾苦的地方有控制权……它总是以美好为诱饵、以极端的奉献教条来约束、迫害、唆使和利用那些期盼救济的贫民、那些向往有所作为的中产。想从根本上打击恐怖、消除社会的动乱和平民的牺牲就必须想办法让百姓吃得上饭、接受教育,依靠劳动创造生活、依靠知识成就事业,而不是通过牺牲与奉献交换到的精神袒护……      
   在乍得军事机场执勤的时候,当地小城因电力供应不足,所以千家万户晚上都是靠油灯照明\军用机场有自己的独立发电机组,为了安全,它的探照灯在夜间是一直开着的。而太阳一落山,你就可以透过机场围墙上的铁丝网看到坐在外面偷光夜读的孩子……你说这些当地人、这些孩子,即使将来成为所谓的恐怖分子,难道就是为了制造恐怖而生的吗?—— 谨献给我牺牲的战友、和所有喜欢军事但热爱和平、用执着和善意铺垫人生步履的朋友!


2. 残骸上的烈焰


       由于小队中的所有人的第一感觉都是中了埋伏,所以没人下车。再后来的几秒钟,没有听到任何枪声和其他爆炸声,副驾驶才开始用电台呼叫二车中每个人的代号,

       一遍又一遍。


       在几次无人回应的呼叫后,我们三人从车上跳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 Da Silva和Arlon两人隐蔽在路两边的岩石后警惕着前方和两侧的高地。我提起枪,想冲到坡上去,当时我认为二车的人全都牺牲了。

       ......这时候火光越来越大,就像半边天被点着了,偶尔有被火烧爆的弹药爆炸声。滚滚浓烟笼罩着强烈的光亮彻底遮住了爆点,除了底处的明火外我什么也观察不到。

       我开始脱防弹背心,

       Arlon看出了我的企图,朝我喊:Mich! 你疯了!?

       于是我转头焦急的朝他吼了一声: Je dois y aller mec !  T’inquiètes pas je reviens tout de suite !(“我必须过去伙计,别担心我马上就回来 !”)


       于是我丢下了从来没有丢下过的防弹背心和步枪,打开头盔灯朝坡上狂奔了过去,看都没看一眼地面。

       后来有人问我为什么要这样做,我说因为防弹背心好重,穿着它跑得慢,有伤员的话也根本背不动……

       我心底知道士兵在战场上丢下自己的枪是犯错 ( 军团成员荣誉信条第七条: ...... 无论是死去的战友、受伤的同伴、还是武器装备,你绝不弃之不顾。),可我心里也清楚,那时枪是保护不了我的,因为我奔跑时的每一步都有可能再踩响一颗地雷。或许我也认为,

       被炸的本应该是头车,是我。


       ......

       当快要抵达爆点时,头盔灯在浓烟的屏障下已经不起作用了,但突然我看到火光中有个人影,他居然还晃晃地爬了起来 !

       我看不清他是谁,于是边跑边喊他们的名字,他却一直没有回答。终于冲到了他跟前,抓起胳膊就把他往头车方向架去。这时候借着火光我才看清楚,是二车的导航员Frsncisco。

       我鼓励他、催促他快点走,不停地问他问题,他却好像什么都听不见,除了一遍一遍的重复着另外两名同车队友的名字。


       Frsncisco命大,当时以为他在半清醒状态所以两腿不听使唤,后来才知道,他是从翻了跟头的车体下爬出来的,如果不是后背上的那块陶瓷板护住了腰背,可能就永远留在那下面了。

       但他还是在勇敢呼唤着另外两名队友的名字,一遍一遍的、挣扎着向后伸着手、回着头......


       离开爆点三十多米后,我拉开了他的防弹背心的应急手柄,让他躺在一块大石头后边并呼叫Da Silva过来接手。我告诉Da Silva我会找到另外两个人,然后我又朝爆点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 这次,是 Frsncisco给予了我巨大的勇气。这种勇气仿佛凝固了不远处四面喷射的炫彩烟花。


       其实我这辈子最害怕的时候其实不是现在。最多的情况是小时候考试成绩不好,拿到成绩单时心脏会剧烈地跳,还会在回家的路上左右徘徊......哈哈,真像小二郎那首歌唱的一样 “无脸回家见爹娘”。

       还有在北京当兵时一次光缆施工,全连在一条大街的柏油路面上抡镐挖坑。从早上到晚上血泡打了一个又一个、手皮磨掉一层又一层......眼看着天黑了,路灯亮了起来,街边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几个卖烧饼和食物的小贩。看着班里几个十几岁的小战士,我丢下手中的镐,走去路对面去给他们买烧饼......

       谁知道这几米宽的路我是怎么走过去的吗?

       能理解我当时有多害怕和矛盾吗?


       ......

       爆点此时的火更大了,脚下都是碎片。 

       再次接近,残骸上的烈焰让我感觉到面部在融化。浓烈的硝烟里什么都看不见,也无法正常的呼吸。我突然间想停下来,好想停下来......却又突然间有了勇气,弓着腰继续往前找…...


碧海蓝天草芬芳(二) - xcbwuyi6565 - wuyi
 

     
     
    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